北条黑渡

多磨!这里北条黑渡!
现初二长弧文手/画手
搞弹丸和世纪缘
QQ:474989970
欢迎!

关于苗木诚,舞园沙耶香和雾切响子

如张爱玲所说,苗木诚的心里也有两株玫瑰。

舞园沙耶香足够惊艳迷人。她能带着你看这世间的缤纷朝阳,在夏日充满梅子汽水味道的晚霞中拥抱你,在万千闪光灯下铮亮地在舞台上对你眨眨眼。

雾切响子却像是一层雾霭。她能在你着凉发热时给你的额头贴上退烧贴,在宁静的蝉鸣中等你一同踱步回家,在放着轻音乐的日料店里无奈地笑笑抹去你嘴角的饭粒。

而苗木诚在那株盛放的红玫瑰枯萎后才渐渐感知白玫瑰的情思。

梦中的你

发现sen ku这个罗马音在芬兰语的意思是“梦中的你。”


“即使是梦话也无妨

再说给我听吧”

苗舞小片段(依旧刀)

#片段#

“所以、苗木前辈,老鼠城堡那个机关的密码到底是?”

“11037。”

“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?”

“啊…那是很远的事了,”

苗木诚转头望了眼十神和雾切,

“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。她的笑颜。”

苗木诚扭头笑了笑,却突然哽咽了。

end

苗木诚x舞园沙耶香

首发✅

小学生文笔,又臭又长注意❗️

腿肉真难吃💦


樱花又开了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双脚的疼痛。她能感觉到刘海下的汗珠流淌,在皮肤上逐渐下坠。在寂寞的时候,只有脚尖触碰地面的冰冷是真实的。

超高中级的国民偶像——这个称谓可真是如覆薄冰。天使般的笑容,甜美的声音,灯光闪耀的舞台最中央。这就是人们眼中的她。舞园沙耶香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奔跑。她已经习惯了随时给她打电话参加偶像安排的经纪人。日复一日地乘上私人汽车前往下一个满是摄像头的地方。保持微笑就是最不攻而破的进攻。她甚至感觉笑脸已经长在她的脸上,她好像只拥有笑容。让无数男男女女为之沉醉的笑容。在这世侩的顶峰之中,仿佛一笑解千愁。

可是她什么都不会说。就静静地当个花瓶也能赚钱。经纪人是这么说的。所以她就一直站在那里,感受到闪光灯的声音,高跟鞋给脚底的不适,颤抖的手。这种恐慌,不知道重演多少次了。活动结束,她回到私车,双手止不住的颤栗。

“舞园小姐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啊?没有哦。谢谢你愿意一直不厌其烦地接送我。”司机的寒暄让她还没缓来,不过已经习惯上扬的嘴角已经是最安全的解释。

“天使……吗?”她的目光瞟到车上的反光镜,做了做拙劣的表情,看看自己的美丽皮囊,只叹轻一声。车窗外的黄昏仿佛散发着梅子味的香气。上次喝弹珠汽水是什么时候了?国小?冰梅的凉爽好像还停留在她的记忆中。那是很纯粹的记忆。身为偶像,她再也喝不了汽水了。童年随之而代的是脂粉。因为工作原因,初三的她就要习惯在脸上涂抹拍打的修饰物,它们薄薄一层,若有若无,在一个还未脱去稚气的少女脸上倒更像是一种标志——她终身都被归属于大众娱乐物,没有限期,也没有自我。

学校。

沙耶香也结束了上午的课程。她渐渐的,渐渐的发现,她已经开始厌烦这样的喧闹。身边 

男女不尽,追求者,真朋友与虚假的谄媚已经在她的硬件中设置分组。她看着角落的一群女孩又在聊些什么,是关于新的饰品,化妆,和男朋友。前面这两个技能已经不攻自破了,可是后者她却从来没考虑过。校内校外的fans已经令人头疼了,受欢迎程度比齐灾里的照桥心美还高。

在用固有的微笑应付了同学后,她再次来到了天台。这里的安静使她心宁。

一只鹤划破了属于她的宁静。

它的翅快速地扑楞着,尖长的喙在眼前放大,像是要捅破她平日里那些虚假的微笑。

像是梦一样的场景,少年出现了。

他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高大帅气,匆忙拦住仙鹤的手还有些颤抖。小心翼翼地锁好仙鹤不让它动弹,虽然其中被啄了几下,吃痛地叫了几声 。

她已经忍不住笑了几声。少年随之脸红。

“那个,你没事吧?”他显然很紧张害羞。他的视线朝下,脸却已经开始冒汽了。“偶像伤到就不好了。”他又移回视线,把一只手放在后脑勺,使了使孩子般的笑脸。

她感觉到不可思议。以至于她只能笑笑 道谢。和他人相处融洽已经是完全点满的技能。他们闲聊了三两句便道别。虽然在苗木心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心在dokidoki地跳动。

在哪之后,每一次的回想都开始变得躁动不安。越是遥远的距离越是让人想要靠近,可是苗木诚一直处于人群边缘,伸出手想要去捉捕什么,却又愣了一下,再次习惯手里的空虚。每每再见她都周围总是有很多人包围着呢…国民偶像真是耀眼啊。

还是在意的啊。他轻叹一声再作道别。

“喂,苗木,你最近有点奇怪啊。”同桌高木用将近鄙夷的眼神看着他,“你这小子,喜欢二班的舞园同学吧?”

“嗳?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错嘛,最近看你手机的搜索记录都全是关于舞园同学的,不愧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来自三年同桌(基友)的嘲笑已经无所谓了,其实自己真的很在意舞园同学?不要想了不要想了!念念不忘什么的,怎么会有回响。他默叹了一句,背上书包走出校门。

刚放学的校门口很挤。

挤到苗木只看到舞园笑着对人群打招呼后乘坐私车远去的背影。但还是doki doki个不停。 

那些过去的时光已回不到。

因为他也没有想到,她就这样死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血液的腥涩,凝固的血液反射出刺眼的粉色。压抑感仿佛从肺腔中向下沉溺,她也终究溺死在这绝望的粉红之中,就像是早已设计好的“板上钉钉”。一直都喜欢着她。想要去保护她,说好要带她出去。他最终还是以发现尸体的形式去目送她。明明她的眼角还有泪。

……

舞园沙耶香的最后一眼也没等到苗木诚。胸口的血液还在向外流淌着,在衣服里与身体黏在一起,颜色逐渐黯淡、蜿蜒。散乱的头发和凌乱的衣物可能是一个偶像最难看的一刻吧。嘴角的血也逐渐干涸,只能感受到血液的咸腥味。真糟糕啊。明明约定过了要和他一起出去,要和他一起面对希望的未来。现在只有微微的视线和黑色的重影在她面前摇动。没有他。

死神终于要将我带走了吗。她的视线越来越黑,到最后,她还没有真正说一句再见,就闭上了眼睛。

“抱歉啦。下次我一定做一个能陪在你身边的普通女孩。”

“那么也该说再见了。最后也没等到你呢,苗木君。”


班级审判。

苗木诚看了一眼身旁画上叉号的照片,伸手摸了摸冰冷的遗像框。

“还是没能救你出去。”

她的笑容就这样定格在相框里。

end。